西安 ▪ 国家粮食交易中心    当前是:
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财经要闻 > 正文

中国去杠杆背后:投资对GDP增长贡献越来越小

文章来源:华尔街见闻
时间:2017-04-24 08:53:33    阅读:
中国的去杠杆行动仍在轰轰烈烈进行,分析师认为,在这背后,投资对于GDP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小,因而信贷增长需要放缓,并投向生产效率更高的领域。

ShoreVest Capital Partners负责宏观和策略的合伙人Andrew Brown撰文称,从全球宏观经济视角来看,世界正经历轮番的对债务过剩的压缩。1990年代初是日本,2008年后是美国,如今已经轮到了中国。

文章称,如果在很短时间内产生大量债务,就不可避免会出现债务过剩的情况,银行不良贷款率也会随之上升。不过,尽管日本和美国在对债务过剩进行压缩后,经济增长曾面临困境,但是中国可能并不一样。

我们认为,中国拥有有序压缩过剩债务的可行计划。

中国债务规模

文章称,要衡量中国的债务过剩,需要关注以下几个指标:1、新增债务;2、现存债务余额;3、债务偏离率(即过剩的债务);4、边际资本产出率(即信贷分配的效率)。

Brown表示,在金融危机之前,2002-2007年美国新增的债务规模对GDP的占比为57%;在1990年代初经济陷入通缩之前,日本在1985-1990年新增的债务规模和GDP相当。

Brown称,自2009年一季度至2014年三季度,中国新增债务是GDP的139%,主要是来自基建以及企业债务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中国企业债务对GDP占比过高,这个问题急需解决,而这也正是中国正在做的。

 

 

 

Brown还称,另一衡量经济体债务规模的指标,是国际清算银行(BIS)提出的债务对GDP占比的缺口。它指的是一个经济体当前债务对GDP占比,与历史上能够支撑长期GDP增长最理想比例之间的偏离程度。

Brown表示,这个比例如果高于10%,就被视为危险,且按照巴塞尔协议Ⅲ的要求,银行业需要补充2.5%的一级资本。此外,在这种情况下,新增信贷所带来的GDP增长也越来越少,同时也是未来不良贷款的来源。他称:

在BIS统计的43个国家中,中国债务对GDP占比的缺口最大,约为GDP的30%,这等同于3.1万亿美元的信贷过剩。

 

 

 

对GDP增长的边际效用递减

Brown认为,在2009-2014年的中国这一轮债务爆发期之前的15年内,中国的边际资本产出率(每单位GDP增长需要的投入)稳定在2-4之间。换句话说,每2-4元的固定资产投资,就能带来1元钱的GDP增长。

但是在过去几年信贷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下,债务过剩状况出现,还有随之而来的工业领域产能过剩,Brown认为,这导致中国的投资效率下滑,边际资本产出率如今已经飙升到13。

 

 

 

Brown称,也就是说,每1元钱的固定资产投资,如今只能带来7分钱的GDP增长。他表示:

这也意味着,新增信贷对GDP增长的传导越来越少。简单来说,信贷增长有必要放缓,并投向其他生产力更高的活动中去。

029-85759589